《萌寶來襲:腹黑總裁偏執愛》 第一卷 正文 第1516章 有他無法入眠了 文 / 紅玉如冰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bixia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筆下折扣)】

    林彤彤淡淡一笑,“是我讓他走的,我告訴他現在還不想跳舞。3秒鐘記住--筆下中文網單字母全拼(WWW.bxzww.com)”

    景秋拉起她的手輕輕地撫摸著,“是不是不喜歡像他這樣的男孩子?”

    林彤彤垂眸,臉上浮起一抹羞澀,“我……對他主要是還陌生。”

    “聶醫生來了,你倆沒招呼?”

    “招呼了。”

    景秋一笑,“放下了?”

    “嗯,對他的感情……我放下了。”

    “好吧,那我們隨緣,如果不想跳舞,媽媽現在就去叫你爸爸早點回家。”景秋欲走。

    “媽,沒事的,你跟爸爸再坐一會吧,我再看看,跟大家熟悉熟悉。”

    見女兒笑瞇瞇的,想著她應該慢慢融入這種上流社會的生活,景秋便點了下頭,“那好,過一個小時,媽媽再來找你。”

    景秋走了,林彤彤把手中的盤子放到旁邊的桌子上,正想去別的地方看看,一道修長的身影擋住了她。

    “彤彤。”是周子煊。

    林彤彤抬頭望著他,眼里閃爍出一絲驚喜,“你……怎么又過來了?”

    “第一支舞,我想跟你跳。”周子煊伸出手,笑容真誠俊美,“可以嗎?”

    他很擔心,這個“不在乎”自己的女孩會拒絕他。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林彤彤微笑著點了下頭,“可以。”

    周子煊心里一動,真的想把她接進懷里緊緊地抱住。

    出于禮貌,他克制住了自己的情緒,拉著她的小手走進了舞池……

    遠處,一直注意著女兒的景秋目睹了全部經過,見女兒臉上浮起的開心笑意,她也微微揚起了唇角……

    周子煊摟著林彤彤跳起了輕快的慢華爾茲,那白色的美麗倩影在一團錦繡中如白花一朵,最引人注目。

    “你放開,放開!我不想跳。”

    外圍,聶擎浩拉著邵蘭蘭的手要上去跳舞,可邵蘭蘭不停地撒手。

    聶擎浩不放,倆人一推一收,拉拉扯扯,也吸引了不少人注意。

    “怎么一回事?”

    聶靳柏跟妻子出來了,本期望看到二兒子跟林彤彤跳舞的,結果他們看到的卻是二兒子在拉扯邵蘭蘭。

    聶夫人陳鳳的臉色也變了,見那么多人在笑,她覺得小兒子太沒個正形,好多人都知道她想撮合邵家二小姐跟自己的大兒子。

    可今晚大兒子沒回家,這小兒子“熱情”上了。

    “靳柏,我已經跟浩子說好,讓他追景彤小姐的呀。”她苦惱地低聲道。

    聶靳柏朝景銘站的方向看了眼,面有不豫,“你看看,你看看,現在兒子不請人家的女兒,倒在拉邵家小姐,全亂套了。”

    陳鳳嘆了口氣,怪她嘴快,之前在屋里跟景秋說:“我想讓我家擎浩跟你家彤彤交個朋友,不知道你們同意嗎?”

    景秋沒說話,景銘卻表態了,“當然同意啊,小女現在認識的朋友不多,能認識一個是一個嘛。”

    可現在,兒子的作為讓他們夫妻“汗顏”。

    “我大哥不在,我陪你跳,你不能拒絕。”

    聶擎浩哪管大人們的難堪,霸道地拉著邵蘭蘭進了舞池。

    舞池燈光明亮了許多,如果再拉拉扯扯,那看到他們的人會更多。

    邵蘭蘭當即收斂起了蠻勁,臉上露出一絲假笑,“呵呵……那別怪我踩你的腳!”

    “沒事,我是鋼鐵,多踩幾下也不礙事。”他笑嘻嘻。

    于是,鋼鐵與磁性黏一塊跳了,雖然被踩到腳的“鋼鐵”戰士常常會皺下眉頭,但笑容那個邪魅勾人。

    跳著跳著,邵蘭蘭就不敢看他的臉了,深怕自己的“魂”被那雙桃花眼給勾了進去。

    ……

    考慮到明天年輕人要上班上學,舞會只持續到晚上十點多就結束了。

    周子煊想送林彤彤回家被景銘拒絕了。

    他帶著女兒上了車,直截了當地問:“彤彤,今晚你跟周少爺跳了三回,跟聶二少爺跳了一回,你能告訴我這是為什么?”

    林彤彤有些疲憊,淡淡地回:“這跟我主觀思想沒關系,我是誰請我就跟誰跳。”

    這話沒毛病。

    “哦,這么說,跟喜不喜歡沒關系?”景銘別有意味地望了眼景秋。

    景秋靠在后座,也不說話,隨女兒懶洋洋地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爸,你別套我的話,我不會告訴你什么。”林彤彤抿嘴笑。

    雖然周子煊也陪聶美琳跳舞,但每次都是聶美琳強行拉著他走的,她已經看出來,周子煊還是在乎她的。

    只要男生把自己放在第一位,那她就滿意了。

    “這事真是奇怪啊,聶夫人都把話說到這份上了,老婆,你說……”

    “景銘,你是不是酒喝多了,這嘴巴怎么就閉不上?”景秋這才嗔了丈夫一眼,對前面的駕駛員說,“開快點。”

    “好好,我不說話。”景銘坐正了身姿。

    到家后,他還是忍不住,等女兒進了房間,他又湊進景秋的耳朵說:“聶董事長夫婦的意思是要跟我們家結親呀,可那個聶二少爺一直纏著邵家那個二小姐,你發現沒有?”

    景秋哪里沒看到?

    今晚的聶大少爺不在,這聶家二少爺可是許多小姐關注的人物,本想著自己女兒跟聶二少爺有緣也好。

    但今晚一見,景秋沒想法了。

    “別想這事了,那小子明顯喜歡邵蘭蘭。”景秋挑開了明說。

    “是啊,我也覺得,這么說來,我們女兒今晚沒有被一個男生看上?”

    景秋轉過頭盯著他,“你還真想把女兒那么早嫁出去啊?”

    “不不,我只是想知道,我景三爺的女兒有多少男生會喜歡,你想啊,我們彤彤別說漂亮,這智商象你我也不差吧?”

    景秋戳了下他腦門,“智商像你就讓人捉急!從小到大,我就沒見你考過一百分。”

    “哈哈哈……”景銘笑著彎腰抱起她,“幸好我娶了個聰明老婆,要不然光四肢發達沒腦子怎么整?”

    他笑著抱著老婆進臥室了。

    而隔壁的女兒則靠在床頭看周子煊發來的微信……

    彤彤,今晚開心嗎?

    我已經到家,現躺在床上滿腦子走動的依舊是你,唉!我睡不去怎么辦?

    彤彤,你知道嗎?今天晚上的你最好看了,身上的裙子非常漂亮。

    ……

    林彤彤今晚穿的裙子是母親挑的。

    景秋說她還是個大學生,穿得清純簡單點才附和她的年齡和身份。

    公主裙式的設計,腰間一朵大蝴蝶結,篷松的裙擺美好地展露出她的一雙修長美白的大長腿,確實很吸引人。

    等周子煊不再發了,林彤彤才回了一句:喜歡你的女生真多。

    周子煊馬上回復:我眼里只有你。

    林彤彤美美地一笑,心里甜絲絲的:謝謝,你很會說話。

    周子煊:你以為我只是甜言蜜語?

    林彤彤:……

    周子煊:我跟你說過,我從沒有談過戀愛,以前有人給我介紹過,但都沒有成功。

    林彤彤:因為什么?

    周子煊:我不會說話。

    林彤彤:哈哈哈。

    周子煊:我看到你的笑容了,很甜,像花一樣美,彤彤,怎么辦?我很想抱抱你。

    看來,他心里真是騷動了,多巴胺不停地在分泌。

    林彤彤看了眼時間,馬上回復:明天上午有課,我要睡了,晚安!

    她怕再看到周子煊發過來信息而攪得自己心猿意馬,不能入睡,所以一發出去就把手機給關了。

    周子煊見自己發了好幾句話,林彤彤都沒理睬,遂悵然地放下手機,看了眼窗外,起身又走出了房間。

    嚓嚓嚓……

    忽然,他聽到后院操場上有人跑步,走過去一看竟然是穿著運動服的邵蘭蘭。

    “喂喂,你怎么不睡啊?”周子煊追上她。

    邵蘭蘭上下打射了他一眼,“你不也一樣?”

    穿著睡衣和一雙拖鞋就出來了。

    “呵呵……我感覺自己戀愛了,身上火熱呢。”周子煊直言不諱。

    “彤彤答應你了?”

    “沒有,不過,我發現她跟聶可澄已經不可能,所以,我有信心。”

    “好像聶美琳很喜歡你。”邵蘭蘭一笑,“你的桃花運來了。”

    “呵呵……你也一樣,我發現聶二少爺喜歡你,你倆今晚戲碼蠻多,吸晴無數,估計明天流言蜚語就滿天飛了。”

    說到聶擎浩,邵蘭蘭身體一垮,停下了步伐……

    就因為這只“死耗子”,今晚才擾得她翻來覆去地睡不著,天底下哪有這種死皮賴臉的男人,她走到哪,他竟然不顧任何人的目光跟到哪。

    你罵他吧,他說你身上有磁鐵,他不由自由地跟著你腳步走。

    問他怎么樣才能不跟著?

    他說:“你答應做我的女朋友。”

    好笑吧?

    這聶家不是想讓她跟聶宇霆處朋友嗎?怎么讓他來“撩”自己了?

    “哥,不跑了,我們都去睡吧。”邵蘭蘭心很亂,擺擺手,朝屋里走去。

    周子煊抹著臉上的汗追上她,“聶二少爺讓你很煩?”

    “呵!煩什么,他根本就不是我喜歡的菜。”

    “是嗎?可愛情這東西誰知道呢,是吧?”

    邵蘭蘭抿抿唇,“……”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第二天一早,余慧就來到了邵蘭蘭房間,指著手機屏幕,“你昨晚跟聶二少拉拉扯扯是真的?”

    邵蘭蘭在整理軍裝,扭頭望了眼她手機屏幕,不以為意地一笑,“這照片都發你手機上了,還有假?”

    余慧拍了下自己的腦門,一臉苦惱,“蘭蘭,你老大不小了,這事可不是鬧著玩的,這二少爺比你小了兩歲,剛剛留學回來,這心還沒定呢,他就跟黎志明一樣。”

    “呵呵……媽,這話被你說對了,他真的跟志明哥一樣。”

    邵蘭蘭大笑著,終于給聶擎浩找上“搭檔”了。

    “所以,你不能跟他有關系!”余慧堅決道。

    邵蘭蘭扣著外衣紐扣,淡淡一笑,“我說我跟他有關系了嗎?媽,你真是敏感,這豪門家庭舞會,哪場不出幾條八卦呀,你別太把這樣的照片當回事。”

    余慧這才松了口氣,“那就好,媽媽也是為你著想,你要是跟了聶家大少爺,我倒舉雙手贊成。”

    “是啊,如果昨晚知道聶宇霆不在,我就不用去了,對吧?”

    余慧笑笑,“沒關系,下次等他回來,你倆再見見面。”

    邵蘭蘭拿起軍帽,若有所思地轉了轉眼珠子,“行,到時候媽媽你安排。”

    想打退掉那個可惡的聶家二少,或許只有靠他大哥了。

    可兩天后,邵蘭蘭就被一輛拉風的黃色蘭博基尼堵在了軍區門口,那個邪痞的聶家二少捧著一束紅艷艷的玫瑰花,身穿白色西服,帥氣地靠在車門上……

    滑稽的是,車把上吊著一只迎風招展的紅白藍條輕汽球,球下面拉著一條鮮艷壓目的橫幅。

    看到橫幅上寫的字,沒有一個人不捂著嘴笑的。

猜你喜歡

辽宁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