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寶來襲:腹黑總裁偏執愛》 第一卷 正文 第1517章 說出來真讓人惡心 文 / 紅玉如冰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bixia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筆下折扣)】

    邵蘭蘭出來,看到這么一個“無賴”高調地來接她下班,而且捧著花,帶著“宣傳語”,她的臉氣得一陣紅一陣白。3秒鐘記住--筆下中文網單字母全拼(www.bochck.tw

    怕影響到軍人形象,她馬上脫下軍裝塞給身邊的同事,“幫我拿一下。”

    穿著里面的一件襯衣,她雄糾糾地上去了,抬手就把那紅色橫幅拽了下來,瞪著面帶笑容,淡定自若的聶擎浩惱怒道——

    “死耗子,你是不是吃了飯沒事干,出來想害死我?”

    聶擎浩勾唇一笑,迷死你不要命,輕飄飄吐出一句:“貓兒,我哪舍得你死啊,你死了,我找誰負責去?”

    “你?”邵蘭蘭甩著手中的橫幅,氣呼呼地責問,“你寫什么宣傳標語?是想讓全京都的人都知道你聶擎浩是個無賴嗎?”

    聶擎浩很無辜地聳了下肩,“美女姐姐,我哪里是無賴,我明明是癡男一枚,沒看到我上面寫著:蘭蘭,你最讓我動心嗎?”

    邵蘭蘭的臉慢慢由白色轉成了紅色。

    這些話要是換個男人說出來真讓人惡心,可從他嘴里吐出來,怎么就跟他這張臉這么相配呢?

    迷人還迷心!

    “聶擎浩,我現在跟你認真地申明一下,我是名軍人,我也比你大,我要相親的對象是你哥哥。

    你……你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就讓我非常討厭,現在!我請你馬上離開這!”

    說完,邵蘭蘭用力拽下橫幅,放飛了氫汽球。

    “哎哎。”看她要走,聶擎浩橫過去,把手里的花塞到她懷里,笑嘻嘻,“美女姐姐,你看今天的戲我也演了,怎么滴你也讓我演到最后吧?”

    邵蘭蘭唇角一抽,“你演戲?”

    聶擎浩無辜地挑了挑眉,露出一付很委屈的表情,“美女姐姐,你這么兇巴巴地看著我,我還敢說不是演戲嗎?”

    “好!你最好是演戲,但是!戲演到這兒就可以了,滾!”

    邵蘭蘭很不高興了,推開了他的手。

    “不不!”聶擎浩又追上去,拿起她的手,把那條橫幅拽回來,把花硬塞進去。

    “美女姐姐最善解人意,最懂禮數了,弟弟我都等了兩小時了,怎么也給個面子吧?”

    見好多同事出來都稀奇地望著他們笑,邵蘭蘭真的想鉆地縫了。

    “死耗子,你能不能給我個面子啊?快走!”

    “不行。”

    “那你想干嗎?”

    “上我的車,我們一起吃頓晚飯。”他一笑,還歪了下腦袋。

    邵蘭蘭的心突而悸動了下,但想到梁琪坦胸露背地出現在他面前,態度立刻又變得堅定。

    “不好意思,我沒時間。”

    邵蘭蘭把花重新塞到他懷里,不等他反應,快速跑開了。

    這時,周子煊剛好開車出來,見到她便停下了車,邵蘭蘭不由分說,接過同事遞上來的衣服,打開車門就坐了進去……

    周子煊看了眼呆立在路邊的聶擎浩,唇角揚起了一絲別有意味的笑。

    “蘭蘭,這聶家二少爺當真喜歡你啊,這求愛都求到軍區門口來了。”

    邵蘭蘭的臉還火辣辣的,心也跳得紊亂,“他就是一個吃飽了沒事干的主,到處顯擺高調,這聶家怎么有他這么一個放蕩不羈的少爺?”

    “呵呵……我倒覺得他比我勇敢。”

    邵蘭蘭淡淡一笑,“是不是還沒有聯系上林彤彤?”

    “唉,這兩天不知怎么的,她又不回復我的信息了,真摸不透她的心思。”

    邵蘭蘭輕拍了下他的肩膀,“別氣餒,趁她現在還沒有交男朋友,你不要這么快放棄。”

    “嗯。”周子煊一笑,挺了挺胸。

    ……

    “姐姐,你怎么會來接我放學啊?”

    一小校門口,慕容爵看到林彤彤很驚訝。

    林彤彤從包里拿出一個便利盒,打開后放到他鼻前,“你聞聞,這是你喜歡的羊肉串。”

    “謝謝姐姐。”慕容爵拿起一支,剛想咬進嘴里,他又放下了。

    “姐姐,你等一下,我去叫顧凌琦月。”

    話落,他轉身就跑進了校門……

    這時,林彤彤包里的手機響了,她掏出一看是周子煊,臉上的表情立馬又變得糾結陰郁。

    昨天中午,景軒的女兒景歡找到她,“景彤,我是受聶美琳的拜托才過來找你的,周子煊他是聶美琳看上的少爺,你最好離他遠一點。”

    景歡今年剛進大學校門,是林彤彤的學妹,不過,倆人平時并不來往,今天景歡過來,確實是為了聶美琳。

    林彤彤淡漠地望著她,“為什么要我遠離周少爺?他們倆談戀愛了嗎?”

    “談了,去年就談了。”

    林彤彤怔愣,“你胡說!”

    “我干嗎要胡說?我跟聶美琳的妹妹是好閨蜜,她姐姐的事我一清二楚,去年聶美琳就跟周少爺一起騎馬,一起游山玩水,還一起拍過照,好得不得了。”

    她說的是一群少爺小姐參加游園踏青的事。

    “不……不可能!”

    林彤彤那么相信周子煊的話,她難以接受。

    景歡鄙薄地哼了聲:“你真以為你是公主啊,也不拿面鏡子照照自己,要不是我叔叔回來,你還在貧民窟里呢,還好意思跟聶小姐爭男朋友,不要臉!”

    因為父母一輩的關系,又因為林彤彤害得她母親的小車被砸,父親還沒有拿到景秋的錢,這景歡對林彤彤有非常深的怨氣和成見。

    在她眼里,林彤彤再穿得好,再受景家人喜愛,她也是不屑一顧的。

    她罵了林彤彤幾句之后,趾高氣揚地走了。

    當天晚上,林彤彤又接到了聶美琳的電話,她在電話里約林彤彤出來見個面,林彤彤沒有答應。

    今天一早,聶美琳就給她發來一條信息——

    “我愿意與你公平競爭,只要你有這個自信。”

    后面一句話明顯告訴林彤彤,她聶美琳有的是自信,也勝券在握。

    這讓林彤彤相信景歡的話是真的,聶美琳早跟周子煊好上了。

    “彤彤姐姐。”凌琦月跟著慕容爵跑出來了,后面跟著抱著籃球的米容星。

    林彤彤馬上關掉手機,笑微微地迎了上去……

    “小公主。”她把酸菜擁在懷里。

    凌琦月不好意思地一笑,“彤彤姐姐,你以后叫我酸菜或月兒吧,我不想被同學們誤認為‘公主’是我自封的。”

    高曉莉嘲諷過的話在酸菜心里留下陰影了。

    林彤彤理解她的想法,因為她昨天也被景彤奚落了一番。

    “好,我就叫你酸菜。”她說完蹲下來,把便利盒打開,“你們快吃吧。”

    米容星因為之前一直跟同學奔跑著玩球,此時胸脯起伏,氣息還不穩。

    他喘著大氣問:“這個衛生嗎?”

    “當然。”林彤彤拿起一根給他。

    他猶豫了一下,“我也有份啊?”

    “嗯,我買了這么多,你當然有份了。”

    “呵呵……那謝謝你了,你留幾根給巴哥吃吧。”

    剛說完,慕容爵就看到巴哥背著書包過來了,讓他驚訝的是,自己的表姐高曉莉跟在巴哥的后面亦步亦趨,臉上還掛著一抹羞澀。

    “哥哥!”酸菜看到自己的哥哥就揚了揚小手,開心的臉上綻開了一朵美麗的花。

    巴哥朝妹妹點了下頭,走過來牽住了她的小手。

    高曉莉止住了腳步,眼神小心地掃射著跟前這一堆人……

    其中三位她都得罪過呀。

    “巴哥,這個給你吃。”林彤彤無視高曉莉的存在,拿起兩根羊肉串遞給了凌琦陽。

    凌琦陽搖搖頭,“我不吃燒烤的東西,謝謝你。”

    林彤彤頓了頓,慕容爵便接了過去,“給我吧。”

    他并不是想自己吃,而是走過去遞給高曉莉,“要嗎?”

    高曉莉眼神復雜地望了眼林彤彤,林彤彤別轉頭,自當自己沒有看見。

    “不要。”高曉莉嘟起臉蛋,一副很有骨氣的樣子,“小爵你也不要吃。”

    慕容爵收回了手,“我喜歡吃,你不吃就算。”

    他走回來,一只手拉住了林彤彤,這樣子似乎要跟著她走……

    “小爵!”被孤立的高曉莉非常不開心,她提了聲量,“快跟我回家!”

    慕容爵沒理她。

    米容星咬著羊肉,朝她啾啾鼻,“兇女生,我們不喜歡你,你一個人走!”

    高曉莉氣呼呼地瞪住他,“我不用你喜歡!”

    “那你跟著巴哥屁股走,是想喜歡他嗎?”米容星問得直截了當。

    凌琦陽小眉頭一蹙。

    高曉莉卻喊了聲:“喜歡他怎么了?他比你會讀書,又比你帥!”

    聞言,凌琦月馬上轉身望著她說:“你不害臊嗎?早戀是要被學校開除的!再說,我哥哥不會喜歡你!”

    再次被小學生鄙視,高曉莉傷心極了,她沖過來一把拖住慕容爵,“走!你跟我回家,跟我回家!”

    “你別這樣拖他。”林彤彤護著慕容爵,“今天不是周末,他不用回他媽媽那兒。”

    高曉莉的怒氣朝林彤彤發了,“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嗎?為什么還要纏著我弟弟?”

    面對這個小女孩的無理質問,林彤彤很無語。

    “他們的感情已勝似親姐弟,姐姐來看弟弟不是很正常嗎?”凌琦陽幫忙開口了。

    高曉莉頓時結舌,“……”

    林彤彤感激地朝凌琦陽點了下頭,然后問慕容爵,“一起吃晚飯嗎?”

    “嗯,好。”

    “那走吧。”林彤彤一笑,回頭招呼著顧家三個孩子,“你們一起去好不好?我同學開的自助餐廳。”

    凌琦月心動了,她抬頭看向凌琦陽。

    米容星則高興地直接蹦起來,“好好,我去我去!”

    “今天算了,如果是周末,我們就去。”

    凌琦陽還是老大的作派,丟給妹妹和米容星一記嚴肅的眼神,倆人便沒了幻想。

    ……

    那邊的女兒帶著慕容爵去吃自助餐,這邊在家休息的景秋拿起圍裙準備去燒晚飯。

    這時,電話鈴響,景秋拿起來看了眼,秀眉不由微微一蹙……

    三個月過去了,她還是第一次接到高麗穎的電話。

    “什么事?”她淡聲道。

    “景秋,你能不能跟你女兒說一聲啊,我兒子還是小學生誒,他應該以學習為重,不是你女兒無聊時候的陪伴對象。”

    高麗穎的話音里充滿了怨氣。

    景秋聽不懂了,“什么陪伴對象?我女兒住校呢,她怎么可能會跟你兒子在一起?”

猜你喜歡

辽宁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