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章 文 / 匪我思存

    <p>“噗”一口氣吹滅蠟燭,周圍的同事們都笑著叫嚷起來:“花月快許愿!快許愿!”花月便雙手合什,念念有詞:“保佑我嫁個有錢人!嫁個有錢人!嫁個有錢人!”最要好的朋友小周一個爆栗敲在她頭上:“花月你有點出息好不好?你才二十歲耶,你今天才二十歲耶!竟然想嫁個有錢人就完了?真沒出息!”語氣一轉,義正嚴詞:“怎么樣也得嫁個有錢兼有勢,方才叫許愿。”</p><p>花月哀叫一聲:“真的很痛耶。”小周再重重敲上一記:“記住,要嫁就嫁有錢有勢!”</p><p>現世報應啊……雖說她方花月愛財如命,可這最多也只能算小奸小惡,沒這么快天打雷劈吧?</p><p>“咔嚓”一聲紫電閃過,黑沉沉的天幕猙獰的撕裂出傷口,風吹得雨刷刷的打在窗子上,砸得玻璃噼噼叭叭。天公不作美,中午大家湊份子替她過生日時,還是風和日麗,春光燦爛,等下午她一接班,居然就狂風驟雨,天像要塌下來一樣,潑潑灑灑的大雨竟一直下到晚班的同事來交接的時候,也絲毫沒有停的意思。她望了望外面的雨,看來淋回去又會變落湯雞。</p><p>要不要花一塊錢坐三輪車回去?要?不要?要?不要?激烈的思想斗爭……一塊錢……一塊錢可以吃一碗香噴噴的酸辣肉絲面,一塊錢可以買半盒餅干,一塊錢可以買一斤芒果……一塊錢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還是冒雨跑回家吧,反正住的不遠。</p><p>隨手在護士值班室拿了厚厚一沓報紙,頂在頭上就沖進雨幕中。傾盆大雨,還真是傾盆大雨,就像四面八方都有人拿盆往她身上潑著水一樣,全身上下頓時澆了個透。三腳并作兩步,跳過一洼積水,突然聽到尖利的煞車聲,一部黑亮的汽車生生在她身后不足一公尺處剎住了。她瞇起眼來,這樣無聲無息開到近前都聽不到引擎聲的車子,定然是名牌。果然的,是今年新款的雪弗蘭。呵……有錢人!她雙目炯炯有神,竟然是今年新款雪弗蘭,一準是個有錢人。</p><p>車后座窗玻璃降下來,她看到一張英俊的臉龐:“小姐,你沒事吧?”醇和凝重的男低音,她仿佛聽見天使的羽翼在空氣中扇動,她仿佛聽見身后花壇里的月季花綻放的聲音,她聽見自己的一顆心撲通撲通跳得又急又快。雪弗蘭王子!坐著锃亮黑色雪弗蘭的王子啊……雨絲紛紛揚揚的落著,就像電影場景一樣浪漫。她撥開面前垂著濕淋淋的頭發,甜甜一笑:“我沒事……”</p><p>還沒等她將自己頰上兩個漂亮的酒靨完全展示出來,身后突然伸出一只手臂將她一拉,旋即一把碩大的黑傘遮在她頭上,擋去那浪漫的雨絲,她回頭一看,不由橫眉冷對:“三塊五,怎么又是你?”</p><p>她就知道今天天有不測風云,先是天公不作美,在她二十歲生日這天狂風暴雨,將她淋成落湯雞。好容易自己這只楚楚可憐的落湯雞遇上了風度翩翩坐著雪弗蘭汽車的王子,偏偏這個三塊五又冒出來攪局。看見他那張俊朗的面孔她就有氣:“臭小子,你怎么在這里?”</p><p>他閑閑道:“這里是醫院,我當然是來探望病人的。”她扭過頭去,眼睜睜看部锃亮的黑色雪弗蘭已經駛出醫院大門。她!的!王!子!嗚嗚……</p><p>氣忿忿盯著面前的臭小子,呸!每次看到他就沒好氣,他實在是個瘟神。每次他來,都正巧是全醫院大忙特忙的時候。可是她們那一科的護士都很喜歡他,有事沒事都喜歡跟他搭腔。他也喜歡湊熱鬧,見她們忙得團團轉,偏偏到交接班后就請她們吃雪糕、吃河粉、吃甜瓜……所以每次一見到他,人人都興高采烈,恨不得馬上交班。</p><p>他見她像是想用目光嗖嗖的在自己身上剜出兩個透明窟窿,不由好笑:“你怎么好像跟我有仇似的。”她咬牙切齒,她當然跟他有仇,從他向她借三塊五毛錢的那一天起,他們的梁子就結大了。</p><p>那是個燠熱的下午,她從家里走到醫院,已經是汗流浹背。太陽毒辣辣的,仿佛將身體內的最后一滴水份也蒸干了。她實在是口干舌燥,竟一時忍不住跑到醫院旁邊的小店去,奢侈的買了一瓶汽水。咕嘟嘟一口氣灌下去半瓶,涼徹心扉。心滿意足的小口抿著剩下的汽水,不無感慨的想,三毛錢果然是三毛錢……三毛錢的汽水,就比五分錢的涼茶來得清涼解暑。大約是老天懲罰她這突發奇想的奢侈之舉,身后突然傳來一個聲音:“對不起,小姐,可以借我三塊五毛錢嗎?”</p><p>老實說,第一眼見到三塊五時,對他的印象還真不錯。有個詞怎么形容來著?玉樹臨風……他身材挺拔,翩然而立,真的是玉樹臨風。尤其是他微微一笑時,黑亮如夜色似的雙眼似閃過星光,那一口細白的牙,使他的笑容更加皎潔明亮:“真不好意思,我買了包香煙,卻沒有帶錢。”</p><p>她差點眼前一黑咕咚一聲栽倒在地上,這樣英俊帥氣的男人,居然身上沒錢?真是暴殮天珍啊,她鬼迷心竅,一定是鬼迷心竅,才會神使鬼差般借給他三塊五毛錢。每一次她一想到當日的情形,就忿忿的痛心疾首,認定自己當時真是鬼迷心竅。自己一向警惕而節儉,說得不好聽點,就是吝嗇。對,她從來自詡的吝嗇。</p><p>她一時鬼迷心竅借給他三塊五毛錢的后果,就是那天下午,自己正在上班,三塊五突然出現在護士房的門口,自然而然引起了一陣騷動。你想啊,一大幫如狼似虎……呸呸,是如花似玉的小護士,乍然見到一位玉樹臨風的帥哥——雖然她痛恨這個臭小子,不過從來都是實事求是的承認他長得還算不賴——那幫如花似玉的小護士自然個個覺得目眩神迷,最后還是小周問:“先生,請問有什么事嗎?”</p><p>他微微一笑,笑容像是外面的太陽一樣燦爛照人:“請問這里有位方花月小姐嗎?”</p><p>小周不折不撓的問:“你找方花月有什么事?”</p><p>“今天中午我向她借了三塊五毛錢,現在過來還給她。”</p><p>就是這句話!就是這句話將她置于萬劫不復!萬劫不復啊!就因為他這一句話,人人傳說江山總醫院第一瓷美人——因為一毛不撥,所以她向來被同事戲稱為瓷美人。她倒不在乎這個,反正比鐵公雞要好聽許多。她堂堂江山總醫院第一瓷美人,竟然被一個帥哥破了一毛不撥之鐵布衫。她的一世英名,毀了,全毀了。她居然耽于美色借給素不相識的人三塊五毛錢。這還能有什么理由?還能有什么原因,當然是她耽于美色!被這帥哥迷暈了頭,才會一改瓷美人本性,竟然借出三塊五毛錢的巨款。三!塊!五!啊!</p><p>同事們竊笑聲中,他手上那三塊五毛錢的鈔票被她一把奪過,冷冷道:“你可以走了!”</p><p>偏偏他還不識趣:“謝謝你方小姐,我當時真是尷尬極了,真不好意思,下班可以請你吃水果冰嗎?”她將眼睛一翻:“本小姐沒興趣。”小周在旁邊唯恐天下不亂的插話:“咱們花月振救你于水火,難道請吃水果冰就算完了?要請得請吃西餐!”</p><p>哼!臭小子,別仗著長得帥就妄想來跟本姑娘搭訕。一時大發善心借給他三塊五已經是大錯特錯,豈能給他機會一錯再錯。真要答應了他的邀請,她還不被全院的同事笑死?笑她竟然耽于美色,答應一個身上連三塊五毛錢都不帶的臭小子的追求?別說請她吃西餐,就是東餐她也沒興趣。</p><p>結果這臭小子竟像牛皮糖一樣黏上了,隔三岔五的出現在護士房里。人長得帥起碼有一點好處,不招人討厭,任誰看了他那張英氣明朗的面孔都不生氣,他又很會用手段討女孩子歡心,每次都小恩小惠,請客吃這個,吃那個。哼,結果就是收買人心,收買得她們全部向著他,每次他一來,就有人意味深長的向她叫嚷:“花月!花月,三塊五又來了!”三塊五這個綽號,是她們全科的護士替他取的,這個綽號,一直是她的奇恥大辱。每次聽到就不吝提醒自己,自己的一世英明就毀在這臭小子手里。哼!</p><p>比如今天,他就又突然冒出來了,這么大的雨,他竟然還好整以暇的帶了傘,擺出一幅及時出現替她遮風擋雨的架式。他以為他是誰?許仙?可惜她不是凡心大動的白素貞。或者倒是蛇妖又好了,狠狠咬他一口,毒得他十年怕井繩,再也不敢出現在她面前才好。百般慶幸現在她已經下班了,不用聽那幫同事聒噪。不過照例惡狠狠瞪他一眼:“你好像很閑?成天往咱們醫院里跑,你做哪行的?這么閑不用上班?”</p>

猜你喜歡

辽宁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