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4章 罪臣之女31 文 / 幽幽弱水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bixia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筆下折扣)】    徐勉下了床,走到外面“去叫小紅過來伺候。【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bixia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筆下折扣)】”

    “是,大人!”門口的錦衣衛應答。

    徐勉走后不久,小紅來了。她將桌面上的碗盆收拾掉,端著出去。不一會兒回來,手中端著水壺和兩個盆,以及二塊手巾。

    站在旁邊,盆是上下分開,先是洗了臉,在另一個盆和手巾擦拭身體。

    希寧自己擦,小紅就在旁邊幫忙絞手巾。又端來了漱口的茶和牙粉軟布,希寧用小軟布沾著牙粉清潔完牙齒后,用茶水漱了漱口,吐在小痰盂內。

    小紅又端上一杯茶水,這杯茶顯然比剛才要好的多,應該是用來喝的。于是希寧喝了二口后,還給了小紅“可以了。”

    小紅收拾好東西出去,一會兒又回來,放下蚊帳,又換了屋里的冰盆,這才告一段落。

    問完是否還有什么要吩咐的,小紅就行禮退下。所有一切就跟芙蓉伺候的一樣,整個流程一點都沒錯,就連漱口的茶水也和以前一樣。反而顧府抄家后,最后一杯茶質量沒以前那么好了。

    雖然和家里無異,但也讓她明白,顧府所有一切都在錦衣衛的掌握之中,一言一行,吃喝習慣,都了如指掌。

    徐勉走了進來,無論他穿不穿飛魚服,腰上永遠都掛著繡春刀。合上門后,他走到屋里一角的竹榻邊,將繡春刀解下,放在竹榻上,又脫去了寬大的便衣,只穿著褻衣褲躺下,將繡春刀放在身邊隨時可以抽取的地方。

    哪怕是之前他受傷,也是如此,刀不離身。

    隔著蚊帳,看著徐勉躺在竹榻上。希寧有點擔心地問“我父母那里……”

    這可關系到身主的清譽,該死的清譽。

    徐勉悠聲回答“顧家已經說你今早腹瀉不能赴會,明天就會發出消息,你去探親度夏。我已告知顧府,你已經找到,安然無恙,只是稍受驚嚇。因擔心安王余孽再對你不利,先暫住外面,由我負責。顧大人和顧老夫人已允諾。”

    這樣安排很好,顧家找徐勉幫忙,而且同意她由徐勉負責安全。看來此事結束,如能活下來,徐勉再去提親,一定會高高興興答應下來。

    希寧也只有說“多謝大人安排周全。”

    搞什么飛機,綁架了她,她還要說聲謝謝。沒辦法呀,皇上磕了太多金丹,疑神疑鬼的想要試探徐勉。能保住她的命,還能對外理由圓得過來,徐勉已經是非常厲害了。

    “早點歇息。”徐勉不再說話。

    不一會兒,呼吸就漸重均勻,好似睡著了。

    這個家伙居然還睡得著,真是抗壓能力強。希寧可睡不著,暗暗地用心去體會身主的心情。

    要讓身主知道,如果能活命,不得不嫁給徐勉了。徐勉其實還是挺不錯的,至少沒想著把她給砍了、殺了、嗨咻了,而是一心一意地要明媒正娶。

    只不過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替代做任務的事情是不是要告訴徐勉。就算目前她死不承認,徐勉也看得出來。如果到時任務完成了,她走了,徐勉會對另一個性格的身主如何?

    感覺了半天,一片茫然。

    墨冥“就證明身主也不知道怎么辦。赫赫,真是碰到個更加弱雞的,怪不得抄家時急著上吊。你覺得怎么好就怎么辦!”

    她覺得怎么好就怎么辦……好難辦呀,徐勉城府很深,哪怕到現在都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只有猜。

    指不定,徐勉未必對她一往情深。這樣折騰只是讓皇上覺得有東西可以牽制他。可以對他更放心。等到身主失去了利用價值,弄出一點意外,來個暴斃什么的,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徐勉這樣肯定的樣子,說不定也是試探,大難臨頭,任何人的秉性都會有所改變。顧家也察覺她的不同,只不過沒空去考慮這些,以為是危難之時爆發了潛能。

    墨冥“真是服了你了,操那么多的心干什么?告訴不告訴徐勉是任務要求嗎?”

    好吧,不是任務,那就睡覺,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現在小命還有點懸。如果皇上還沒被金丹徹底燒得變成瘋子,就能活命;可誰知道被金丹摧殘的腦神經還有幾分理智。

    一夜無夢,當徐勉起身,拿著便衣和繡春刀時,希寧醒了過來。

    她只一個翻身,隔著蚊帳,而且床里沒有什么光亮,徐勉就知道。

    徐勉輕聲道“我要上朝,你再睡會兒,等到辰時四刻,小紅會過來伺候你用早飯。如果你早醒,不想再睡,喊一聲,門衛會去叫的。”

    “好的!”希寧應了聲。

    徐勉走了出去,輕輕合上門,離開了。

    皇宮里的皇帝大約再過半個時辰后起身,梳洗用餐、穿衣。就算是晚起一個小時,也只有四點鐘。

    開國皇帝,曾太祖規定早朝,每天批閱奏折要到凌晨一二點,只睡二三小時就要起身。或許午后可以淺睡一會兒,但泱泱大國,旱災、水災、外藩騷擾、官員結黨營私、各地藩王時不時還要造反,坐在龍椅上如坐針氈,怎么還能睡得著?

    不當昏君,只有強撐著。哪怕沒金丹,皇帝的命也很難活得長。

    為啥還要當皇上?

    希寧閉上眼睛,繼續沒心沒肺地睡回籠覺。

    到了大約八點左右,小紅進屋來,幫她解手、梳洗完后,去拿早餐。

    早餐盤子放在旁邊后,直接將桌子挪到床邊。

    看到小紅毫不費力地,一個人將實木八仙桌,一把拎起的擺到床邊,落下時一點聲音都沒有。希寧汗了一個,果然有點功夫的。錦衣衛內藏龍臥虎,個個都是練家子。

    一碗稀粥,二個不算很大,里面肉餡很多的肉饅頭,還有一些江南口味的醬菜。有了醬菜,希寧胃口還算行,粥吃完了,還吃了個肉饅頭。

    吃完后,小紅收拾干凈,拿了一些書給她,在她看書時換冰盆,點香爐。

    此時點的香,香味獨特,沒有感覺到甜膩,反而讓人神清氣爽。

    小紅還真是什么都會,比起屋里的芙蓉,真的更加能干。

    到了快中午時,大約十一點,徐勉回來了,兩個人一起用飯。

    這次徐勉沒有喂她,一人一碗飯吃著,徐勉默不作聲,等用完飯,漱口擦臉完,二杯茶端了過來。

    徐勉拿起茶喝了口后,輕聲說“今日早朝有事發生,事關顧大人。”

    。

    (://.)

猜你喜歡

辽宁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