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89章 山東孝子左懋第 文 / 大羅羅

    【公眾號開通了小說、漫畫、vip電影,全免費無廣告。速度添加,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 bixia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筆下折扣)】    屬于登州府的萊陽縣城西郊有一處名叫馬山埠壃的土丘,據說風水不錯,是個埋人養尸的好地方。3秒鐘記住--筆下中文網單字母全拼(www.bochck.tw)如今登萊一帶最大一號的書香門第,號稱“九樓十八懋(兩代27個名儒)、一門四進士”的萊陽左氏的祖墳,就在馬山埠壃的東南坡——這里原來這還是個學區墳啊!

    而左家一門四進士之一的左懋第,現在就住在馬山埠壃的這片學區墳地里面,當然不是埋在地下,他還沒死呢!而是在他爸爸左之龍和母親陳氏老太太共用的大墳頭邊上,搭了個草廬居住。

    這個叫“結廬守墓”,所謂的“守孝”就是這樣守的。按照中華最標準的孝道,死爸爸三年,死媽媽再三年,如果是小老婆生的,那就是嫡母三年,生母三年理論上最多能守九年的大孝。

    當然了,一般的勞動人民是不可能這么守孝的,要不非得餓死不可。這樣守孝的一般都是士大夫,如果是秀才、舉人功名也沒什么。反正守孝也不耽誤收租放債逃稅,如果中了進士當了官就有點耽誤事兒。如四十幾歲中進士,然后死爸爸,死嫡母,死生母,前前后后九年孝守完,都五十多了,自己也快退休了!身體差一些的,說不定就得兒子來給守孝了。而最讓人啼笑皆非的就是父子同朝為官時老母去世,在這種情況下死老婆的老爸爸得繼續當官,死老母的兒子回家守孝啃老

    不過左懋第左大孝子現在給他母親陳氏守孝卻不是耽誤正事兒,他是一邊守孝,一邊做官,而且還沒有人能說他有悖人倫,反而還能得個“至孝之子”的美名。

    所謂忠孝兩全,也不過如此了。

    “諸位,本官剛剛得到消息,東虜的摸金親王多鐸,已經率兵十萬,殺到了曲阜城下。另有塘報說東虜大軍一路上燒殺搶掠,發掘墳墓,無惡不作”

    左之龍、陳氏共葬的大墳邊上,不知什么時候搭起了一個土坯墻、茅草頂的堂屋。一身麻衣孝服的左懋第正端坐其上,大義凜然的說著瞎話。

    如果多鐸聽見他的話,估計得大喊冤枉的。還燒殺搶掠韭菜都跑光了,還有什么可以搶可以殺的?至于發掘墳墓就更荒唐了,運河沿線又沒什么帝王陵寢,頂天就是一些富戶的墳墓,那都是很分散的,墳里面也不一定有寶貝。多鐸怎么可能把有限的部隊都散去挖墳?這簡直荒唐!

    可左懋第那么大義凜然的大儒,又是大孝子,他的話在山東這一塊就是有公信力啊!

    另外,左懋第是有組織的!

    他是山東這塊的東林后繼,早在萬歷年間就加入了著名的文社山左大社。山左大社有91名成員,都是登萊一帶有名的儒生。通過宗親、師門、同鄉、姻親等一層層的關系,形成了一張覆蓋登、萊、青三府的關系網。

    現在聚集在這間堂屋里面的儒生,全都來自這張關系網。而且因為一年多前的“改流歸土”,這些登萊青三府的地頭蛇腰桿子都硬了,人人手里都有幾百上千的丁壯。

    而萊陽左家也不例外,他們也拉起了一支左家軍,仿照登州協的編制也建立了一個“山寨協”,也學著“997”,沒日沒夜的練兵。不過土地和銀子是沒有的,頂多就是免租免息——凡是挑上左家軍的萊陽佃戶家里可以享受免租免息的待遇,如果殉了國,家眷就由左家養著。

    另外,忠孝仁義的大道理也是管夠的!左家的讀書人那么許多,在萊陽當地又有威信,天天抹黑韃子。

    什么殺人放火強奸倒斗,簡直就是無惡不做。如果讓他們得了山東,老百姓鐵定是沒活路的,連埋在地底下的老祖宗都得挖出來喂狗

    “恩師!”高密才子張伯任,就是那個在登萊恩科中“搞錯了卷子”的才子,現在是左懋第的得意門生了,自然第一個跳出來附和老師。

    “韃子兵臨兗州,就是來滅我名教,毀我家園的!凡讀書識字之人,都應該挺身而出,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學生建議在萊陽、棲霞、招遠、掖縣、平度、昌邑、高密、膠州、濰縣、安丘、諸城、沂水、日照、文登、黃縣等十五州縣整頓團練,一個州縣出一個協,連戰兵帶輔兵應有2000人,還要備足長槍、刀牌、步弓、標槍、攻戎炮、三眼銃,所有的長槍兵都要配上布面鐵甲和頭盔”

    左懋第這個山東團練大臣現在直接管這15個“自治州縣”,這15個州縣全都由當地的士紳領頭辦了團練。不過這些團練也參差不齊,有些地方辦得挺好,必然萊陽、高密、膠州三處團練就很不錯。都能照著張伯任提出的要求拉出2000人的隊伍,但是其他地方就差一些了。

    “一個協恐怕不夠啊!”左懋第的堂弟左懋績說話了,“現在可不是舍不得錢糧的時候,想想崇禎十六年那次吧,光是咱們左家就死了三十幾口人那時候咱們還沒在《討胡虜檄》上署名呢!”

    崇禎十五年的那次清軍入口就曾經打到過萊陽縣,萊陽左家在這場大難中倒是表現得非常壯烈,奮起抵抗,組織力量堅守縣城。從崇禎十五年十一月一直堅持到次年二月才城破。

    而左氏一門在這場戰役中損失了三十七人,可謂是一門忠烈!

    當然了,萊陽左氏也應該忠烈一點。因為他們家是登萊二府最大的地主,擁有十二萬畝土地,莊園遍及登萊各處基本上都是不交稅的!另外,左家還有許多不交稅的買賣在做。

    這萊陽縣雖然是大明朝廷的地盤,但是崇禎皇帝每年在萊陽得到的好處也就是左家的幾分之一,也許還沒有呢!

    所以這萊陽名義上姓朱,實際上是姓左的。

    你左家不拼命,你讓誰去拼啊?

    不過以為大明朝雖然收不到稅,但是對地方豪強還是很防備的,一般不許他們大辦團練。

    好在從去年開始朱慈烺就給山東人松了綁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管他是土豪劣紳還是軍閥領主,都武裝起來吧!

    另外,別忘了在《討胡虜檄》上署名現在左懋績一提醒,大家伙全都緊張起來了。

    “是啊,咱們都署了名,還讓孫之獬那賊抄錄下來帶回北京了!”

    “東虜還讓孫賊當了山東巡撫,一定是帶著名單來殺我們啦!”

    “太可恨了,不給咱們活路啊!”

    “何止不給活路,連死了的祖宗都不安生”

    “和他們拼了!”

    “對,拼了!”

    看見人人都是一副舍財保國(其實是保家,他們人人都是小領主)的勁頭,左懋第也感到非常欣慰,點點頭道:“那就一個州縣練兩個協,一共4000人,限三個月內編練完畢。

    另外,各州縣還要向團練衙門繳納一筆錢糧,用來救濟難民以及在難民中招募團練新軍”

    左懋第一臉正氣,目光陰沉,在堂屋內緩緩掃過,“諸位不要舍不得錢糧韃子這次是要命來的!咱們費點錢糧把命保住,把土地保住,還能把登州、萊州、青州的十五州縣變成咱們自己的地盤,以后還怕撈不回來?

    而且本官募難民當兵也是為了大家好一個州縣就算有4000團丁,也不一定能保住城池不陷,所以還得練一支可以往來救援各城的精兵。諸位以為如何?”

    (://.)

猜你喜歡

辽宁11选5走势图